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偽娘 自慰,新手必看

可让老王没有想到的是,在他睁开眼睛的同时,突然看到了原本闭着眼睛的苏婷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睁开了眼睛。

  她醒了?这种想法出现的同时,一阵劲风袭来,啪的一声,一个响亮亮的耳光直接落在了老王的脸上。

  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大脑的一阵清明,老王急忙起身,跟苏婷保持距离,慌乱中喊了一句“苏总”,下意识的想要解释。

  苏婷有些痛苦的皱了皱眉,其实她此刻的大脑也是恍惚的。

  刚才一阵剧烈的撞击之后她的确没有了知觉,可是在经过短暂的昏迷之后很快就醒过来了,然后一睁开眼睛,便看到有个男人正在亲自己,几乎下意识的就是一个耳光甩出去了,此刻更是怒火中烧,随着急促的呼吸,胸口上下起伏,杏目圆瞪,直接对上了身边的男人。

  尤其是当她看到老王居然还伸出舌尖舔着嘴唇,一脸怀念的样子,就更加生气了。

  苏婷后知后觉的发现,此刻她的全身都开始痛起来了,刚才的一幕出现,后怕的很。

  “苏总,对不起,我看到您昏迷了,所以想……”“想什么?”苏婷黛眉紧促,面色因为过度的苍白,反而显得唇色更加娇艳,这对于老王来说更是致命的诱惑。

  “想帮你人工呼吸!”老王一咬牙直接说了出来,心里想着,死了就死了吧!苏婷愣住了,此刻外面已经围了很多人,显然车祸挺严重的,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查看车内人的情况了。

  这么说,她误会老王了?不过很快,苏婷就告诉自己,老王只是想借机占自己便宜罢了,她打他没有错。

  外面有人说话,苏婷这才发现老王流了很多血,面目显得有些狰狞,此刻正局促不安的看着她。

  “先出去再说吧!”车门打开,老王发现苏婷的裙子被夹在车子里出不来了,有人拿来了剪刀,咔嚓一声便剪开了苏婷的裙子,顿时,苏婷那诱人的大长腿便暴露无遗。

  “别动,我抱你!”就在苏婷有些为难不知道如何出去的时候,老王已经从驾驶室钻了出来,直接脱下他的衬衫,赤着上身将衬衫盖在苏婷白嫩的大腿上,一弯身便将苏婷抱起来了。

  苏婷在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之后,便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经历过生死之后,当她的身体贴在老王那肌肉发达的心口,感受着男人强有力的心跳,心底居然有了一种安心的感觉,刚才的那种无助跟不安居然消失了。

  老王感受着苏婷身体散发出来的醉人香味,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将苏婷放到救护车上的,甚至在护士提出要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直接拒绝了。

  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医院,一番检查后,医生告诉老王,苏婷没有大问题,只是一些皮外伤口,还有一些淤血堆积,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消散。

  苏婷被推出了手术室,麻药过后,疼痛起来,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,额头上香汗淋漓,疼的连说话都打着哆嗦。

  “苏总,您没事吧,你要是疼的话就握着我的手,这样能减轻一点疼痛。

  ”苏婷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塞过来,疼痛的时候,长指甲直接掐进了老王的肌肉里。

  可老王却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似的,平静的连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
  等到疼痛过后,苏婷才发现老王的手已经被他掐出了很多深深浅浅的伤口,一阵愧意袭来。

  抬起头看向明显有些憔悴的老王,苏婷有些歉意的说:“对不起,弄疼你了!”对上苏婷那水汪汪的眸子,老王终于有勇气去直视她的美丽了,顿时觉得所有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  “不疼,要不我帮您按摩吧,我的按摩手法可以帮助淤血化开,有助于您伤口的恢复!”老王试探着问了一句,不确定苏婷会不会同意,毕竟,这一次苏婷受伤的地方比较多,要是按摩的话,有些地方可是相对比较敏感的,到时候……苏婷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,贝齿咬着唇,明媚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犹豫。

  可紧接着,一阵疼痛袭来,苏婷疼的指甲嵌入血肉,疼的连呼吸都困难了。

  终于,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:“好!”老王心里大喜,差点就原地跳起来了。

  按捺住心底的窃喜,老王走到门口,将病房门关上,然后让苏婷平躺在床上,用颤抖的手解开她的衣服,整个过程中,手指不经意间便触碰到了苏婷的肌肤,更是惹得苏婷一阵颤抖。

  疼痛很快得到了缓解,娇羞的感觉袭来,苏婷好几次都想要停止,却在关键时刻忍住了。

  那种极度刺激的感觉,让她心里莫名的有些渴望,渴望老王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按压,脑海中不由得想到每次夜深人静时,她自己……老王粗糙的手指在她的身体上游离,那酥麻的感觉让她颤抖不起,瞬间便口干舌燥,心脏狂跳不已。

  “唔,嗯……”娇喘中,突然病房门被推开,苏婷一阵紧张,下意识的起身,然后愣在了当场……苏婷做梦都没有想到,这个时候,欣欣会突然出现,而自己刚好还是这种状态。

  “欣欣,你怎么来了?”苏婷勉强稳住自己,有些尴尬的问了一句。

  欣欣冷着脸,将目光从苏婷的脸上挪开,最后又看向了老王。

  “他是谁?你跟他什么关系?你跟我爸爸离婚,是不是因为这个老男人?”欣欣毫不留情的问了出来,一点面子都没有给苏婷给。

  苏婷的脸瞬间就绿了下来,下意识的看向老王。

  “欣欣,你胡说什么呢,他是你王叔叔,今天是你王叔叔救了我!”苏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(上门女婿的三姐妹)。

  “你以为我会相信吗?”欣欣走到了老王跟前,冷漠的看了一眼,然后又冲着苏婷说:“苏婷,麻烦你说谎话之前先把自己的衣服穿好,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。

  ”欣欣这话说的就有些严重,苏婷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,一副委屈却又解释不清楚的样子。

  老王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欣欣的身份,此刻这种状态,按说他应该马上离开的。

  可欣欣的态度实在是不好,他害怕自己一离开,俩人就会发生什么矛盾,现在他有些庆幸自己留下了。

  “你是苏总的女儿?”老王上前,周身的气势散发出来,居然也有了那么一丝的威严,让欣欣莫名的有些紧张。

  “我是谁跟你有关吗,你这个吃软饭的男人,别想要欺骗苏婷,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。

  ”欣欣怒目圆瞪,精致的小脸带着一丝警惕,暴露的衣着再加上过于浓郁的妆容,给人一种非主流你少女的感觉。

  可就算是这样,依然不能否认的是,欣欣是一个少见的美女,这应该取决于苏婷的良好基因吧,有这么漂亮的一个母亲,女儿就算是闭着眼睛随便长,也不会丑到哪里去。

  “你说对了,我的确没有钱,但我就算是没有钱,也不会想要从一个女人手里得到,倒是你,你说说,你吃的谁的?住的谁的?你既然这么愿意为你的父亲打抱不平,怎么不去找你的父亲,你居然说这样的话伤害你的母亲,你难道不觉得愧疚吗?”老王是退伍军人出生,说起道理来也是一套一套的,一个非主流少女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。

  果然,这话一说,欣欣的脸色就变了,指着老王大声骂道: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凭什么管我?我又没有花你的钱。

  ”“欣欣,你胡说什么呢?”老王为了帮她,被欣欣这么骂,苏婷自然不能坐视不理,于是又埋怨了几句。

  欣欣没有找回面子,自然心里不甘,早就把老王在心里骂了不下十次了。

  “好,是我胡说,我是多余好了,我这就离开,我再也不碍你的眼了,你逼走了我爸爸,现在又想要把我逼走,那我就如了你的愿,现在就走!”欣欣失去了理智,一边指着苏婷往后退,一边怒火中烧的叫嚣着,然后转身冲出了病房。

  “欣欣,欣欣!”苏婷急了,想要拦住欣欣,却没有想到扯动了身上的伤口,一张脸变得苍白起来,要不是老王急忙扶着她的话,估计会直接从床上掉下来。

  “苏总,你先不要激动,欣欣已经成年了,她有了自己的选择,你一味地顺着她,反而会让她更加叛逆,以后她会想通的。

  ”老王一边拍着苏婷的肩膀,一边小心的安慰着她。

  看着苏婷泪流满面的样子,老王已经下定了决心,要好好照顾这个女人,至于欣欣,若是有机会的话,他会找欣欣好好谈谈。

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苏婷的手机响了。

  老王将手机递给苏婷,苏婷便接通了电话。

  电话是张浩打来的,在听到张浩的声音那一刻,苏婷原本已经慢慢平静的内心又再次变得暴躁起来了。

  “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感受到了张浩的威胁,苏婷红着眼睛近乎咆哮的大声问。

  “很简单,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,要不然的话,我跟你们公司的合作就到此结束!”苏婷有些颓废的挂断了电话,脸色更加苍白,整个人如同在风中飘零的破布娃娃,让人忍不住想要疼惜。

  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老王走了过去,扶住了苏婷。

  苏婷抬起头看向老王,有些苦涩的笑了笑说:“没事!”老王只是一个保安,就算是说了他也帮不了忙,还不如不说呢。

  老王坐在了苏婷的旁边,指着自己的肩膀说:“要是累的话,我的肩膀借你靠靠!”苏婷也是累极了,受了这么多委屈后,突然就不想拒绝了,就那么靠在老王的身上,感受着老王身体的温度,以及那强有力的心跳,居然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  这一觉,苏婷睡得异常安心,自从跟前夫离婚之后,苏婷就从没有睡的这么踏实过,就算是睡着了,也会被各种各样的噩梦搞得疲惫不堪,可这一次,苏婷居然一点梦都没有做。

  苏婷睡踏实了,老王却变得难受起来。

  为了不打搅苏婷,老王必须保持一个姿势长久的不变,耳边是苏婷平稳的呼吸,那淡淡的馨香无孔不入的钻入了他的身体,就好像带着某种刺激的作用似的,让他的身体迅速的燥热起来。

  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一低头便看着苏婷只穿着束衣的好身材。

  可是他连动都不敢动,生怕一不小心被身边的女人感觉到,而影响她的睡眠。

  想要闭上眼睛不去看不去想,却发现向来自制力不错的他,在闭上眼睛的时候虽然看不到了,可脑子里的想法却更加复杂起来,总之,这个过程就好像一颗快要爆炸的炸弹,随时可能会被点燃一样……终于,苏婷从沉睡中醒来,身体动了一下之后,发现碰到了一个东西,等她反应过来碰的是什么,顿时红着脸猛地坐直了身体,……

回到房间后,我才知道刚才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,依稀可闻的低.吟声,再次时断时续的传了过来,伴随着这种声音,刚才门缝里看到的画面立即浮现在我的脑海,即使到了下半夜,上面已经结束了,那种声音仿佛仍然缭绕在我的耳畔。

  折磨人啊!这一晚上,我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
  早上精神有些萎靡的我顶着两个黑眼圈出了房间。

  客厅里,吴敏早就起来了,可能是昨晚上玩的很愉快的缘故,她的气色很好,我没看到柳青瑶,可能是早已经离开了。

  “昨晚上没睡好吗?”吴敏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问。

  居然关心起我来了,她的话让我心头一暖,“谢谢。

  ”“你别多想,我的关心……你懂的。

  ”吴敏冷冷的望了我一眼,神情十分不屑。

  显然我是有些自作多情了,她不是关心我,而是关心我这具要借种的身体,也许在她眼里,从我签订协议那一刻起,我只是被她是她买来借种的工具罢了。

  这让我原本昨晚上偷.窥她好事的歉疚心一下就烟消云散了,随即我也冷冷的回道,“刚换地方睡不好。

  ”吴敏听到我的话后柳眉一皱,脸色也更加冰冷,仿佛挂了三层寒霜,“哼,我告诉你,这段时间你最好将身体调理好,不然到时候你不但拿到的钱要退回来,还得赔偿我们三百万!”我瞥了一眼吴敏,心里冷哼,钱早被我寄回家给老爸看病了,至于赔偿这话我全当听屁话了,卖了我都不值那么多。

  再说就是不为了钱,为了能跟你干借种那件事,我也会不遗余力的。

  想到这里,昨晚上门缝里看到的那一幕再次出现我的脑海,隐约有些期待夜晚和柳青瑶的到来,而且再看吴敏的时候,仿佛两只眼已经有了透视功能,隔着宽松的睡袍,看到了那对无双的玲珑塔……我只是看了吴敏一眼,怕露馅,没敢多看,这娘们的眼睛毒着呢。

  正好这时候霍小燕的早饭也准备好了,一晚上没睡,我也饿的不轻,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些之后我就回房间补觉了。

  一方面确实有些困,另一方面也为晚上可能会出现的那种好事做准备,这叫有备无患。

  这一觉,我直接睡到天黑,午饭也没出来吃。

  直到晚饭的时候出来时,正好看到霍小燕嘟着嘴,一脸不忿的看着我。

  我知道这是因为中午的时候,她砸了半天门我理都没理,心生怨恨了。

  对于吴敏的这个眼线,我很不待见,反正不是一路人,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她的冷屁股。

  晚饭还是只有我和霍小燕吃的,吴敏也不知道有工作还是出去玩,总 之两天了都是白天出去。

  吃饭的时候,霍小燕几次想找我搭茬,我都没理她。

  我估摸着这一天,给她闷的也不轻。

  至于她,一个人对着这么大房子,冷冷清清的说不闷那是鬼话。

  谁叫她昨天对我还爱理不理的,就得想办法治治她。

  晚饭过后,我在客厅看了一会电视,吴敏和柳青瑶就回来了,两个人脸色发红,甚至柳青瑶的眼睛也是红红的,走路还打着拐,看起来应该是去喝酒了,而且喝的还不少。

  吴敏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,就扶着柳青瑶上楼了。

  而我也直接关了电视回了房间。

  期待的好戏并没有上演,估计两个人都喝的不少,玩不起来了,随后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第二天早上还是老样子,我出来的时候,柳青瑶已经离开了,而吴敏还是坐在客厅里拿着一个迷你的补妆镜照来照去,不过我敏锐的发现,今天吴敏的气色是不如昨天的,看起来女人就是应该多多滋润。

  老公不行,只能做拉拉,在这方面吴敏应该算是可怜的,可为啥明明那方面是饥.渴的,却又连续两天没让我去侍寝?早饭过后,吴敏又要出门,我叫住她,嘴里说道,“一天到晚都在别墅里憋(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)着,我想出去走走。

  ”吴敏眉头一皱,冷声说道,“协议上写的明白,在结束之前你不能离开别墅。

  ”我的眉头也拧了起来,在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被软禁的准备,可吴敏的态度让我心里很不舒服,她越是这么说,我越是要出去!“一直闷在这里,我心情不好,精神状态也不会好!”我目光盯着吴敏,有些倔强的说道。

  这个借口我早就想好了,我估摸着这应该是吴敏的软肋,虽然她已经付了钱,可没借种成功以前,还是有求于我的。

  吴敏盯着眼睛,而我也寸步不让的看着她,尤其是那倔强的神色,终于令吴敏动摇了,“出去可以,不过得让小燕跟着你!”我心里暗骂,这个霍小燕果然是吴敏找来的眼线,不过即使知道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,旋即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吴敏随后跟霍小燕吩咐一声,然后就直接离开了别墅。

  吴敏前脚刚走,我就听到霍小燕兴奋的叫声,我这扭头一看,这小浪蹄子竟然兴奋的一蹦老高。

  “别鬼叫了,赶紧走吧!”我脸色有些难看,本来打算自己出去放松一下,顺便让霍小燕在别墅里独守空房,空虚寂寞冷来着,没想到反而成全了她,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霍小燕白了我一眼,出奇的竟然给我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,“你先等等我,我换件衣服。

  ”说完,也不管我同不同意,扭头就冲回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妈的,女人就是事多!没让我等太久,霍小燕就出来了,我这一看,竟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霍小燕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,短袖、裙摆过膝,束腰束胸,虽然个子不高,可竟然给人一种亭亭玉立的感觉,尤其是束胸以后,那里竟然高高的两.团十分明显,我砸吧砸吧嘴,没想到这小浪蹄子还颇有规模啊,先前竟然给忽视了。

  “走吧!”霍小燕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。

  我嘴角抽了抽,没想到这小奸细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,想想也是,毕竟霍小燕也才二十多岁,正好出于那种活泼好动的年纪,在别墅里憋了一天多,真是憋坏了。

  “行,不过先说好,出去以后听我的,我说去哪就去哪!”这可不是陪女朋友逛街,先搞定主次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霍小燕想也没想就答应了,在她看来能出去一趟就不错了,她哪还敢挑肥拣瘦?惹急了我,再去睡一天,让她孤独到死!这片别墅区是依泰河而建,几百米外就是泰河大堤,大堤的两.岸则已经被开发成了湿地公园。

  在滨海这座缺少旅游景点的地方,这里也算是别致了!“我们去哪?”霍小燕像小尾巴一样跟在我身后,欢快的像只小鸟,不时的惹来旁边行人的目光,连带着我也受到了几份目光的注视。

  他们不会是以为小奸细是我女朋友吧?我扭头看了一眼霍小燕,摸了摸鼻子,还真颇有种郎才女貌的感觉。

  我是刚毕业的穷屌丝,她是一个小保姆,整个一门当户对!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摸了摸额头,这都哪跟哪啊!“我要去游泳,你会吗?”我甩甩脑袋,将脑子里那些滑稽的念头抛开,嘴里不咸不淡的说道。

  这霍小燕毕竟跟我不是一路人,我也没必要迁就她。

  “不会!”霍小燕脸色尴尬,一只小手攥着裙角说道。

  “不会的话,你就在旁边看着!”“那人家也想游泳怎么办?”霍小燕低眉顺眼的看着我,目光和说话的语气中,满满的楚楚可怜。

  乖乖,这小奸细竟然还会跟我撒娇,早干嘛去了!“到了地方再说吧!”在她可怜兮兮的目光中,我很快败下阵来。

  不得不说女人装可怜的目光杀伤力是巨大的,无怪乎多少英雄不爱江山爱美人,那是禁不住诱.惑啊!湿地公园那片是有一个水上乐园的,虽说有收门票,不过也不贵也就十几块的样子,在读大学的时候,每逢夏天我们有空就会去那里玩玩。

  在那里玩,一来可以避暑,二来也能饱一下眼福,毕竟那里也有很多美女去玩的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deboss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3119.html

https://www.deboss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6098.html

https://www.deboss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5538.html

https://www.deboss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5604.html

https://www.deboss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2706.html

https://www.deboss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3541.html

https://www.deboss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3005.html

https://www.deboss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4489.html